IMG_7455.jpg

踏實每一步養蘭路,安全控管從土壤開始

微笑‧青山蘭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車子駛入後壁區烏樹林的蘭花園區,一廠廠的溫室花房立在眼前,這裡有不少厲害的蘭花廠商設點於此,而青山蘭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便是其中之一。原本以在阿里山栽培高山茶葉起家的青山,在1996年逐漸轉為投入蘭花栽植,接著再發展蘭花生物科技,面對不同產業的轉換及變革創新,青山堅持初衷,走出自己的路。


 

與蘭花結緣,始於微笑

    「我與先生在民國八十年左右回到阿里山,經營祖傳的高山茶的家業。後來因政府大力推廣精緻化農業,在跟隨農會一起外出參訪時,因緣際會參觀到了臺糖的蝴蝶蘭。沒想到我先生回家之後,就跟我討論起轉型的念頭。」 

    接受訪談的李紋香,在青山蘭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中是負責財務的工作,同時也是總經理劉青山的太太,正因為夫妻倆一路走來攜手併肩,才有今日的青山蘭花。因此說起打造青山蘭花的點滴過程,李紋香比誰都還要清楚不過: 

    「我先生覺得,看到那些花朵心情就會變得很好,每一朵花就像在對著他微笑。再加上我們所栽培的高山茶葉,需要不斷地去開發新的山坡地,但山坡地卻越來越難取得,在成本上是很大的負擔,因此在這樣的機緣下,讓我們想轉向有高經濟價值作物的產業。」

IMG_7461.jpg  

    受到參訪臺糖蝴蝶蘭的啟發,劉青山認為花卉應當是行銷全世界的產品,不管是歐美、非洲、東南亞、華人或什麼樣的人,對於「花」的印象與感覺,都是具有好感的,花卉就如同是可以溝通的語言;這樣的認知跟祖傳家業的高山茶很不一樣。 

    民間戲稱:「高山茶,黑黑上千元。」這是在說高山茶葉看起來烏漆麻黑的,少少一點份量就要價上千元,外行的根本看不出什麼門道。李紋香表示,她接觸過不少國外客人,由於生長環境及文化價值觀的不同,總是受到外國客人質疑這茶又貴又苦,不懂得好喝在哪裡。 

    與花卉相比,高山茶業要推廣行銷至國際是困難度較高的,在多方的考量下,劉青山決定轉型培植蝴蝶蘭。由於蝴蝶蘭對於劉青山夫婦倆是全新未知的領域,不管是在技術上或是資金部份,都有其困難度,因此在同時他們仍維持高山茶業的栽種,一步步慢慢轉型作嘗試。

 

蘭花溫室OEM起家,生產供應一手掌握

    有了轉型念頭後,夫妻倆開始研讀蘭花相關的資料,有了基礎知識後,便在在阿里山規劃五百坪的溫室花房,在設備到位後,就可以替人OEM培植蘭花,同時也跟山下花農挑選購花,有一部份作為自己的培植經營。 

    回憶起十幾年前買蘭花苗的過程,李紋香坦承其實不那麼順利。最大需要克服的問題就是銜接的時間。例如:自家的溫室設備雖然已經到位,可是當需要向花農買苗時,就要面臨到無好品種的苗、漂亮的苗可買的窘況。 

    因為蝴蝶蘭的生長期相當長,從芽苗到開花,大概需要三年多的時間。不錯的芽苗通常早就已經預交給外銷訂單,像他們這種中途想要買到好的芽苗,就得花時間等待,也造成當時取得芽苗的品質落差很大。 

    青山蘭花原先在阿里山的溫室是主要負責催花的部份,是需要等山下有好苗可以供應了,花苗才有辦法到達他們的手中,產量不夠穩定。李紋香說:「這就像,我們有花床位置,卻無好苗可培育;有時候有不錯的花苗,卻又數量很大,花床不夠。」 

    由於在產期的調配上一直不順暢,正巧遇到臺南縣在後壁鄉推廣蘭花生技園區,夫妻倆在幾經討論下,決定將產線再往前整合,想打造屬於自己的供應鏈。於是開始計畫買最小的花苗,從1.7栽培到2.8,然後再到3.5的花苗,慢慢地也就順暢起來,解決了眼下的困難。 

IMG_7474.jpg  

    民國九十七年左右,對於瓶苗的購買又出現了相同不穩定的狀況,夫妻倆決定將蘭花生產的過程垂直整合,因此在隔年設置了組培廠,從育種、組織栽培開始,從第一個芽切的部份,到組織栽培、溫室栽培,由小到中到大,然後送到阿里山上準備開花,最後外銷到通路,一連串的生產過程,最後都在青山蘭花的廠區中完成,真正落實到生產一條龍。

 

從種源生產到生物科技,安全首要第一

    將蝴蝶蘭送到阿里山催花,是看中阿里山有日夜的溫差,透過氣溫的變化可以讓蘭花在自然的環境中健康的成長,相對地蘭花的活性成份就更活躍。然而送到阿里山的蝴蝶蘭卻要面對天災颱風帶來的問題,每到颱風季,阿里山的交通就會中斷,只要遇到道路受阻,那些已經開花、可以銷售的蝴蝶蘭就無法按時交給客戶,這樣的損失是相當大的。 

    每一株開花的蝴蝶蘭,其背後來自許多人的心血與努力,三年多的時間就這樣被折損了,不論是看在劉青山夫婦眼中或是一般花農,都是非常心疼的。在這些無可避免的情況下,李紋香開始有轉往生物科技的念頭,與其要這樣折壞蝴蝶蘭,不如提升蝴蝶蘭的經濟效益,萃取蝴蝶蘭的活性功效,投入保養品的行列。  

    李紋香深知自己的優勢正是生產過程一條龍,沒有所謂踢皮球的問題。選擇好的品種、減少用藥、注意蟲害的因素,從組培到溫室催花都是在自己手上,由自己監督把關,給予蝴蝶蘭的安全、快樂的環境。同樣的,即便是轉為生物科技、保養品的開發時,李紋香當然也是將安全置入了首要的要求,其次才是功效的考量。 

    「沒有安全,就沒有產品。沒有安全,就別說量化。」這是李紋香的堅持,因此她花了五年的時間不斷實驗,與工研院及大專院校合作,研究不同品種的蝴蝶蘭會產生什麼功效的改變,在活性成份的多寡控管上,也終於逐漸獲得一致的標準,達到安全第一、功效第二的要求。 

IMG_7387.jpg  

    為了產品的的研發,李紋香不斷測試蝴蝶蘭萃取液的功能性、穩定性與安全性測試,最後由美國AMA人體實驗室測試評估產品,證實其蝴蝶蘭萃取液完全無過敏性及致敏性的毒性,將這樣一套的綠色製成所保留下來的新鮮高活性的功能基群製作成產品,預計未來即將可在市面上看見青山蘭花的相關保養品。 

    正巧日本化妝品OEM廠商Saticine製藥與臺灣工研院技術合作,由臺灣工研院提供臺灣產適用於作化妝品原料的植物資訊,以期能與日本化妝品廠商的專長結合,其技術開發的成果,將由臺灣當地企業製造。而青山蘭花對於安全花卉植栽與產品研發的努力,正被Saticine製藥相中,目前雙方正積極討論共創化妝品品牌、銷售及合資建GMP廠的可能性。

 

由土壤作起,打造安全蘭花生長環境

    有了這樣的鼓勵,李紋香更確認末端產品的安全性的必然,因此對於前端生產時的安全標準更是嚴格,此時得知工業技術研究院的「安全花卉應用加值生技副產品」群聚計畫中,裡頭對於安全花卉的概念與想法,正與李紋香所思考的方向不謀而合,在多方接觸下,青山蘭花成為群聚廠商之一。 

IMG_7493.jpg  

    「安全花卉應用加值生技副產品」群聚計畫中提出的安全概念,其中有部份就是土壤的改良,透過栽種介質的安全性,讓植栽在生長環境是從種子開始,就有安全的環境,一步一步的嚴格控管蘭花植栽的每個細節,而這也是李紋香對於自家產品最終的理念。

    以栽培蘭花所需要的栽培介質為例,水草是蘭花在栽培過程中不可或缺的,當水草進口到臺灣時,蘭花廠商還需要將其再次消毒,才能確保安全的給蘭花使用。早期水草的進口是來自中國大陸,但近幾年來因為中國大陸也發現蘭花的外銷市場,加上該地水草短缺問題,已經不再將水草進口到臺灣。目前臺灣的蘭花所使用的水草大多來自智利,運輸時間長、在取用上其實相當不便,廠家所投入成本相當大,未來更需要預防缺貨的危機。 

IMG_7499.jpg  

    「還沒學走,就想先飛,肯定會跌倒。」李紋香這麼說:「一步一步走都有可能跌倒了,跟蘭花一路走來十多年,每一步都有它的意義跟價值存在,而安全就是我們最重要的堅持。」

    青山蘭花接受工研院已具備的技術,實驗性地嘗試改變蘭花的栽種介質,試圖將安全性的標準再次提高,配合自然無害的植栽技術,由土壤的安全改良開始。新的栽種介質目前正在測試階段,若能好好善用蘭花與新的安全栽種介質的優勢,相信未來對於安全花卉的領域將有新的突破與標準,也能造福更多花農。

 

圖、文》蘇茵慧

※本專訪為年度產業專刊,由2013年工研院與甘樂文創委託採訪。

青山蘭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官網:http://www.charm-sun.com/

 

另外,以前的粉絲團改名嘍~

原本以分享食記、遊玩為主,現在會以採訪工作為主,除了會分享目前在自由時報工作的大小事,也會分享以前接案採訪的案例故事。

歡迎大家繼續支持~走在採訪的路上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食在‧GO 遊 趣

蘇小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